WANZ-483 麻倉憂作品2016年04月27日

WANZ-483 麻倉憂作品2016年04月27日

盖柴胡入于表里之间,自通达经络,故可为佐使,而性又轻清微寒,所到之处,春风和气,善于解纷,所以用之,无不宜也。据其论,牡丹皮牡而不牝,其色丹,象离阳中之火,能泻,似乎牡丹皮乃阳中之阴,亦宜治有汗之骨蒸,而不宜治无汗之骨蒸矣。

内容:刘寄奴,味苦,气温,无毒。况气臭入肾,青蒿为补阴之药无疑,而疑其不能退虚热乎。

又入脾,解燥,生津止渴。谁知肝木之旺,乃肝木之衰乎。

欲居于心者,仍下安于肾,似乎宜补君火矣。凡遇头痛身热之症,桂枝当速用以发汗,汗出则肌表和矣。

胃为多气多血之腑,岂止入于气分,而不入于血分耶?芍药最善平肝,是补泻攸宜也。

今君合而为一,则阳欲升,阴又欲降,彼此势均力敌,两相持,而两无升降,所以饱闷于中焦,不上不下也。然乃火之腾空,正望水不可得,惟恐水之细微,不足以解其燥烈之炎氛,岂有得滂沱及厌恶作祟之理。

Leave a Reply